以打車軟件聞名的美國優步公司成立5年,今年6月市值估算達182億美元,但對公司創始人兼CEO特拉維斯·卡拉尼克來說,他還有很多硬戰要打,他的“敵人”包括各國的出租車行業、城市監管部門、越來越多的市場競爭對手、公司旗下的簽約司機以及每個抱怨“優步”服務不足的用戶。
  “好戰”掌門人
  現年38歲的卡拉尼克也算年少得志,但在很多同行看來,他缺乏一般春風得意者的平和。往好了說,他總是“鬥志昂揚”、“不服輸”;難聽點的形容詞則是“咄咄逼人”、“氣焰囂張”。
  創立優步的靈感誕生於2008年一個巴黎雪夜。據說卡拉尼克和坎普在街頭苦等出租車而不得,於是兩人忿然決定要開發出一個革命性的打車軟件。
  那天晚上,卡拉尼克、坎普回到巴黎郊區的寓所里,和幾個IT企業家朋友一起交流創業的想法。說到“隨叫隨到的租車服務”,當時其他人覺得這主意並不那麼出挑。
  回到舊金山,卡拉尼克幾乎沒再想這件事,坎普卻念念不忘,甚至出手買下域名UberCab.com(“優步出租車網站”)。在他孜孜不倦地勸說下,卡拉尼克終於同意和他合作。2010年夏天,優步公司在舊金山成立。起初簽約車輛屈指可數,員工很少,首輪融資規模也很小。
  在智能手機上下載優步軟件,輸入信用卡信息,用戶只要按一下鍵就能叫來一輛在優步登記註冊的汽車,GPS導航系統會向司機指示用戶所在位置,車費則直接從用戶賬戶中扣除。優步提供的服務契合了IT技術進入移動時代的潮流,因而迅速打開市場,但這並不意味著它沒有遇到阻力。
  擋不住的成功
  2010年8月,知名天使投資人克裡斯·薩卡在“推特”上為優步做了廣告。但它真正引起業界註意是在10月,舊金山市交通局和加州公共服務委員會同時給優步公司下了禁止運營令。禁營理由之一是公司網站名(UberCab.com)不能使用“出租車”(Cab)一詞,因為它沒有取得出租車運營許可。
  卡拉尼克的對策是把公司名中的“出租車”字眼去掉,改成Uber。域名Uber.com已經被法國環球音樂集團買下,優步公司用2%的公司股份換來這個專屬域名,後來用100萬美元贖回了這部分股權。按照今天的市值,這2%股份價值數億美元。自此,優步名聲鵲起,投資紛至沓來。2011年2月,美國基準資本管理公司向優步註入1000萬美元,它當時對優步的估值為6000萬美元。
  2011年10月,美國網景通信公司聯合創始人之一、主掌風投公司“安德烈森-霍羅威茨”的馬克·安德烈森與卡拉尼克合作失敗。但優步得到了另一位著名天使投資人謝爾文·皮什瓦爾的投資,後者還帶來了一批與他私交甚好的好萊塢名人投資家,如演員兼製片人阿什頓·庫徹、傑伊茲等。亞馬遜公司創始人傑夫·貝索斯也投資了。這一輪融資,優步獲得3750萬美元的投資。接下來的幾輪,數字越滾越大,各方都想搭上優步這輛快車。
  四處樹敵
  優步公司在舊金山的辦公室名叫“作戰室”,這恰如其分地體現了卡拉尼克的經營風格。隨著優步在全美乃至世界各地開拓新地盤,卡拉尼克陷入一場又一場的“戰鬥”。
  在巴黎,出租車司機對優步的“仇恨”已經發展到故意劃破“優步”用車的輪胎、砸碎車窗的地步。
  對優步不滿的不只是出租車行業。優步執行的“高峰期附加收費”政策廣受用戶和媒體詬病。去年冬天暴雪襲擊紐約造成交通堵塞時,優步的打車費漲了八次,成為眾矢之的。
  以拼車服務為特色的軟件Lyft成為優步在美國市場的有力競爭者。卡拉尼克承認自己在Lyft最近一輪融資過程中做了些小動作。“我們知道Lyft打算大舉融資,於是我們先找上(他們的潛在投資人),告訴對方,‘我們馬上也要進行融資,所以在你決定是否投資他們之前先想好了。’”
  在打擊競爭者方面,優步還有別的“陰招”。今年8月,有報道披露,優步曾雇用所謂“品牌形象大使”,假扮乘客用Lyft軟件預訂打車服務,然後“策反”司機轉投優步旗下。
  對優步公司的不滿還來自內部。今年10月22日,美國三個城市同時發起優步旗下司機罷工事件:關閉優步軟件,拒絕載客。他們的多項抗議理由中,有一個是最近優步為了與Lyft競爭而出台的削減車費政策,司機們說這嚴重影響了他們的生計。
  “占領每一座城市”
  批評越猛烈,卡拉尼克的雄心似乎越高漲。他曾說過,他要讓優步占領全球每一座城市。“我們希望傳遞的要點是,使用優步打車,比自己擁有一輛車更划算。”
  他的野心不只是壟斷全球打車行業。他在優步打車服務的成功中看到利用智能手機“遙控”生活各個方面的潛力。他說過:“如果我們能在五分鐘內讓你打到車,我們就能在五分鐘內為你提供任何東西。“
  沈敏(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原標題:優步創始人四處開戰)
創作者介紹

Converse

mjyg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