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劉子陽周斌
  請介紹下社區矯正法立法的進展情況?監獄“減假暫”如何規範?法律援助能不能覆蓋更多困難群眾……11月5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佈會,司法部副部長張蘇軍介紹推進司法行政體制改革的相關情況,並對記者的提問一一作出答覆。
  社區矯正立法有序推進
  中央電視臺記者: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制定社區矯正法,請介紹一下社區矯正法立法的進展情況。
  張蘇軍:社區矯正制度2003年開始試點,2005年擴大試點,2009年在全國全面試行,目前已經進入了全面推進的階段。
  今年4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做出重要指示,對社區矯正工作取得的成績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對社區矯正工作的目標、任務、措施等做出深刻論述,為進一步做好社區矯正工作,完善社區矯正制度指明瞭方向。
  作為一項重要的刑罰執行制度,必須有完善的法律作保障。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以及2012年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對社區矯正作了規定,標志著我國社區矯正法律制度的初步確立。2012年,司法部會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又制定了《社區矯正實施辦法》,進一步規範了社區矯正的執行,各地也及時出台了實施細則,細化銜接各項規定,規範工作流程,保障了社區矯正工作依法規範地開展。
  目前,社區矯正法的制定工作正在有序推進。經過十多年的實踐,社區矯正法的立法條件已經成熟。社區矯正立法已經列入了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五年立法規劃和國務院2014年立法工作的計劃。按照中央司法體制改革部署和國務院的要求,司法部在廣泛調研論證、認真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起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社區矯正法(草案送審稿)》,已經於去年2月提請國務院審議。今年3月,司法部會同國務院法制辦、中央政法委牽頭成立了由中央12個有關部門組成的社區矯正立法工作協調小組和社區矯正法草案審查工作專班,制定了工作方案。5月至6月,社區矯正立法工作協調小組開展了立法調研,9月社區矯正立法協調小組召開了第二次會議,對社區矯正立法涉及的重大問題進行了研究論證,形成了重要共識。目前,國務院法制辦正在積極對司法部報送的社區矯正法草案送審稿進一步組織力量進行修改完善。
  四中全會決定明確提出要“制定社區矯正法”,對社區矯正法立法工作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必將促進立法進程的進一步加快。司法部將積極配合立法部門做好相關工作,儘早制定出符合我國國情的社區矯正法。
  嚴格執行“減假暫”規定
  人民日報記者:近幾年社會對監獄的減刑、假釋和暫予監外執行存在一些質疑,司法部這幾年對於規範減刑、假釋和暫予監外執行採取了哪些措施?
  張蘇軍: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是監獄刑罰執行的重要方面,涉及司法公正,社會公眾很關註。近年來,全國監獄系統嚴格按照法定條件和程序,切實做好罪犯減刑、假釋的提請和暫予監外執行的提請、審批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按照有關法律法規,這三項執法工作的全過程,都要接受人民檢察院的全程同步監督,全國每一所監獄都有駐監檢察機構,大型監獄還設有駐監的檢察分院。
  社會上披露的個別違法辦理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的案件,確實存在,雖然不是完全發生在監獄執法環節,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監獄在執法過程中確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中央政法委針對這一問題出台《關於嚴格規範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 切實防止司法腐敗的意見》後,司法部下發通知嚴格執行,在監獄系統內完成了對包括職務犯在內的“三類罪犯”的全數複查,特別是對保外就醫的,全部帶回指定醫院進行檢查,不符合意見新規定的,堅決依法收監。
  剛剛出台的《監獄提請減刑假釋工作程序規定》,也是貫徹中政委意見的一個重要舉措,使得監獄內部提請減刑、假釋的條件、標準、程序更加明確、嚴格。同時,積極推行獄務公開試點,對罪犯計分考核辦法進行修改完善,促進減刑、假釋工作更加科學、規範。
  進一步擴大法律援助範圍
  中國日報記者:現在還有一些困難群眾難以得到法律援助。四中全會提出擴大法律援助的範圍,請問司法部將從哪些方面進行落實?
  張蘇軍:法律援助這項工作在我國發展很快,特別是2003年法律援助條例頒佈實施以來,很多群眾都從中得到了實惠。
  司法部積極推動各地制定並且調整法律援助的範圍和標準,法律援助的經濟困難標準,已經從低保調整為低保的1.5至2倍,一部分“夾心層”的群眾也獲得了法律援助的覆蓋。許多與困難群眾的民生權益保護密切相關的事項,也納入了補充事項的範圍。
  同時,司法部積極推進法律援助條例配套規章制度建設,推動建立中央和地方共同分擔的法律援助經費保障體制。近十年來,法律援助財政投入實現年均16.6%的增長率,2013年中央財政撥款達到16億元。但是也應該看到,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法律服務需要的增長,法律援助保障水平還不能滿足人民群眾的需要,供需矛盾比較突出。
  擴大法律援助範圍應主要抓三方面工作:民事、行政法律援助方面,國務院和中央軍委下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軍人軍屬法律援助工作的意見。同時,司法部積極推動各地按照法律援助條例的規定,擴大法律援助的事項範圍,放寬經濟困難的標準,讓更多的困難群眾能夠通過法律援助的途徑依法維權。在此基礎上,將研究建立法律援助的範圍和標準的動態調整機制,使其形成制度化的調整機制。加大轉移支付的力度,加大對口支援力度,讓法律援助能夠惠及更多的困難群眾。
  刑事法律援助方面,主要是落實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關於擴大法律援助的範圍、延伸適用階段的規定。按照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的相關要求,將經濟困難不服司法機關生效裁判、決定的申訴案件納入到法律援助的範圍。
  法律咨詢方面,我們將依托便民窗口、12348法律服務熱線、網絡等新媒體,構建多元化的服務平臺,實現免費法律咨詢服務的全覆蓋。
  解放軍報記者:近日出台了《關於進一步加強軍人軍屬法律援助工作的意見》,這個政策如何推進落實?
  張蘇軍:軍人軍屬的法律援助是法律援助工作重要的內容和組成部分。做好這項工作,事關廣大官兵的切身利益,事關國防和軍隊的建設。
  該意見下發後,司法部專門印發通知,要求司法行政機關和法律援助部門與有關部隊密切配合切實把意見貫徹好、落實好。我們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協商,要重點抓好以下幾件事:
  制定意見的實施細則,對於文件規定的有關政策,如軍屬的範圍、案件辦理的程序、軍人軍屬法律援助工作站的設立,以及職責範圍、工作機制等方面,給予細化和明確。
  協商解決有關經費保障問題。司法部將會同總政治部商財政部研究落實經費保障具體措施。
  加大宣傳工作力度,發揮各自優勢,協調主要媒體,宣傳各地貫徹落實意見,做好軍人軍屬法律援助工作的亮點和有特色的經驗做法。
  聯合開展一次檢查活動,對各地落實意見的情況進行檢查。在這個基礎上,對做得比較好的軍地兩方面的單位、個人給予表揚、表彰。
  全面深化律師制度改革
  香港大公報記者:四中全會決定對律師工作作出了很多部署,司法部將如何落實?
  張蘇軍:黨的十八大以後,司法部積極落實中央關於律師制度改革的部署要求,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制定加強律師職業道德的意見,制定律師職業道德的基本準則,印發關於加強律師隊伍教育管理工作的意見。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修訂已基本完成,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的處罰規定修訂已經完成。同時,完善律師執業的保障機制,積極會同有關部門正在研究制定關於律師刑事辯護的規定,進一步完善刑事辯護制度,切實保障司法人權。
  四中全會決定將法律服務和律師工作擺在重要的位置上,把法律服務體系建設作為法治體系建設的重要內容,把法律服務隊伍作為法治隊伍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
  決定涉及律師工作改革發展大體有這些方面:完善律師執業保障機制;建立申訴案件律師代理制度;嚴格規範律師與司法人員的接觸、交往行為,防止利益輸送;加強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嚴格執行懲戒制度;加強律師隊伍的思想政治建設、職業道德建設和業務素質建設;發展律師服務業,強化涉外法律服務;構建社會律師、公職律師、公司律師等結構合理、優勢互補的律師隊伍。還有建立從律師中招錄立法工作者、法官、檢察官制度;推動律師積极參加法律顧問隊伍,保證法律顧問發揮作用;建立完備的法律服務體系,統籌城鄉區域的法律服務資源,推進公共法律服務建設等內容。
  為了落實四中全會要求,司法部正在抓緊研究制定關於全面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意見,對於全面深化律師制度改革進行謀劃。
  力爭不脫逃一個監獄罪犯
  中國日報記者:近來媒體和公眾比較關心廣東省韶關市北江監獄重刑犯越獄事件,監獄在安全管理方面是不是會有一些變化或者措施?
  張蘇軍:近年來,監獄工作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下,在各地黨委政府的支持下,取得了顯著成績。推進監獄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就是全額保障、監企分開、收支分開、規範運行,大大提高了監獄經費財政保障力度,使得監獄的工作有了堅實的財政基礎。在監獄佈局調整工作方面,大部分監獄通過佈局調整都得到了改造。而北江監獄設施比較陳舊,仍在改造之中。推進監獄信息化建設,加強安防工作信息化方面,很多監獄的信息化水平很高,而北江監獄恰恰是信息化沒有完成的單位之一。當然,這次罪犯脫逃也有監獄內部管理制度落實方面的因素。
  監獄是國家刑罰執行機關,是國家強制力的象徵。脫逃是對法律權威的破壞,每發生一例都要認真調查。儘管監獄170萬犯人中,每年脫逃數量已經穩定在個位以下,但是我們堅持高標準,力求一人都不脫逃。
  這個案件發生以後,司法部監獄管理局負責同志立即帶著工作組趕到現場,既找到設施、設備方面的原因,也找到管理方和制度落實方面的問題,已經有了初步整改措施。
  司法部監獄管理局發出通知,要求全國各監獄吸取教訓,再進行一次安全大檢查、大排查。通過這次發生的脫逃案件,舉一反三,不斷加強監獄安全工作,力爭做到一個都不脫逃。
  法治宣傳重法律實踐參與
  法制日報記者:四中全會決定提出,“增強全民法治觀念”,“推動全社會樹立法治意識”。司法部如何落實四中全會的要求,開展全民法治宣傳教育?
  張蘇軍:四中全會對法治宣傳教育高度重視,特別是把增強全民法治觀念作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要基礎工作。法治宣傳教育是我國推動法治建設的重要舉措,也是一個有中國特色的舉措。
  四中全會對法治宣傳教育提出了很高要求,比如把“制”改為“治”,這就要求法治宣傳教育要繼續在過去幾十年加強法律條文宣傳、法律知識傳播的基礎上,更加註重法律的實施、法律的執行,關註各種法律活動。更加註重培養對法律精神的崇尚,對法律實踐活動的參與。按照四中全會的要求,更進一步突出對重點人群特別是領導幹部和中小學生的法治宣傳教育,明確提出法治教育要進教材、進課堂。法治教育要從娃娃抓起,法治精神的培養,有很多屬於養成性質,比如遵守交通法規,就是要從小養成守規矩的意識。法治教育進教材,有利於中小學生法治意識、規則意識的形成。
  改革法檢人員管理是方向
  中國網記者:有人反映,法院、檢察院行政人事方面的人偏多,辦案人員比例偏低,建議由司法部成立專門部門,轉移這些業務,這個問題您怎麼看?
  張蘇軍:要推動審判和執行體制的分離,要探索司法行政業務和審判檢察業務相分離的制度,這些都是四中全會提出的深遠且具有重大意義的改革方向。改革法院檢察院人員管理制度,符合四中全會精神。
  目前,四中全會有關改革任務的分工方案正在制定中。分工方案明確以後,如果是屬於司法行政部門牽頭的,我們會牽好頭;如果是屬於司法行政部門參與的,我們會配合好,把四中全會的要求落到實處。
  本報北京11月5日訊
  (原標題:認真學習貫徹四中全會精神 扎實推進司法行政體制改革)
創作者介紹

Converse

mjyg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